梦酒

主角中心受向 cp洁癖严重 本命邪苏叶哈Cap

【安诺】两小无猜

安頔从未想过自家主唱会有女朋友。

身边追求者不断的校园人物许诺怎么会被一枝野花绊住了呢?!不对不对不对,这么说一个女孩子也太不礼貌了。

安是頔更加烦躁地撸了一把头发,他知道自己状态不对劲。主唱脱团虽说给他们其他仨光棍儿造成极大打击,但也不至于心酸得跟被针扎了的气球似的。

这几天他都在单独行动,仿佛怄着什么气似的,来排练室来得最早,离开得也是最晚。呆呆地杵在那儿拨弄着吉他弦,吱吱嘎嘎的声音能把鬼都逼疯。

许诺不是没注意到,只是他太忙了,忙着讨言蹊开心,忙着乐队排练,安頔的反常只能在他的心里留一个疑惑的小尾巴,痒的时候才记起来挠一挠。

这一挠的到来已经是一个星期后了。许诺特地和言蹊请了个假,买了几罐啤酒跑到排练室。一打开门就是闹人的吉他声,安頔的头发已不是平常那贴服的偏分,散乱地垂在额前,留下几缕阴影。听到动静的他抬起头来,眼眶微红,还是那熟悉的小可怜眼神,抓心挠肺地闪着水润的光。许诺被一种莫名的负罪感袭击了,他叹了口气,走上前去一把将啤酒塞到安頔怀里,用一种询问的眼神示意他。

安頔眼波微动,他没想到许诺回来找他,但他的心告诉他,他一直在等的就是许诺的疑问,似乎只要许诺问了,他就能解开自己的疑惑。“怎么了,这么大人了还拿着吉他撒气,有什么事就和兄弟说啊”许诺一脸认真,专注得仿佛安頔是他唯一在意的人,最特别的存在。安頔心里一颤,他好像明白了自己无由来的情绪波动——他的主唱不再是他的了。在这以前,不管他们四人组有多亲密,他和主唱之间的默契永远是其他两人无法企及的。然而如今插进来一个言蹊,什么默契都消失殆尽,他的主唱眼里只装得下一个人,他知道。

许诺还在等着安頔的回答,他眼睛瞪成圆圆的猫样,嘴唇不自觉地抿紧了。安頔却笑了,笑得直冒傻气,好像刚才那个缩在角落的可怜小子只是一个幻影。“我能有什么事儿啊,我吉他弹成这样,上台了只能拖累你们,能不抓紧练习吗。”许诺听了这番话眉毛都蹙到了一块儿去,大眼睛里装着满满的不信任。

“知道你这家伙放心不下我,我以后就在宿舍吵你们,可不许抗议啊!”安頔晃晃悠悠地站起身,许诺瞥了他一眼,“你要真没事就好,如果有事不和我说……”尾音满是威胁。“好好好!”安頔笑成一朵菊花,举手投降。俩人一人手里一罐啤酒,勾肩搭背地踱出了排练室。夜色中,安頔的眼睛笑成了一道弧,弯弯地闪着许诺不懂的悲伤和落寞。

他们俩是从小一起穿开裆裤长大的,对方什么光屁股尿床的丑态没见过。安頔怎么也弄不明白,自己直得不能再直的一个直男,会对一个从小看到大的大老爷们儿产生了这么莫名的独占欲。许诺是长得出色,出色到有其他学校的女生慕名来看他们的演出,可这并不能代表他能忽略许诺胯下的二两肉还有一马平川的胸啊!

可怜安頔还在郁闷纠结无法自拔,浑然不知他有生以来最大的劲敌就要出现了。

栀子花开乐队最近一直在学校附近的一个酒吧表演,虽然钱不算多,但有舞台就有动力。老板今天神神秘秘地把他们拉到一边,说是有另一个乐队也排上了他们的表演单,就在栀子花开前面,好像也是他们学校的。安頔满心的不以为然,有他们主唱在,不管多强的对手都得靠边站!

然而这个乐队一上场,安頔的心就是一紧,这个领头的吉他手的技术精湛到让人无法挑剔,毫无疑问他带动了全场的氛围。安頔忐忑不安地将眼睛看向他们家主唱,果然!许诺的眼神亮晶晶的,如同洒满了天上的星子,一颗颗地扎进了安頔的心……如今就连乐队也要失去了么?他的嘴里满是苦涩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有人可以给我脑洞吗!我写得无比艰难!这个cp太冷了我只能自割腿肉谁能懂!安诺萌出血

评论(12)
热度(29)
© 梦酒 | Powered by LOFTER